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徐某倩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一审阶段的辩护人,我接受委托后,会见了被告人,了解了案件基本情况,查阅了本案的卷宗材料,结合法庭审理,现根据本案已查明的事实并结合相关法律规定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关于所涉嫌的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

   一、被告人徐某倩在主观上没有犯罪的故意
   1、本案的案发时间虽然是在2012年3月29日下午,但在此之前拆迁方人员已多次因拆迁问题与被告及其家人发生冲突,尤其是在3月28日下午,拆迁方出动百余人员(包含大量社会闲杂人员)对被告房屋进行围攻,并在冲突中致被告妹妹腹部受伤被最终导致流产。这一事件为之后3月29日的再次冲突埋下了导火索,是29日被告及家人采用激烈手段进行正当防卫的核心根源。
29日下午,被告徐某倩及徐徐某(本案另一被告人)等在位于江西省南昌市某县某区某村的自有房屋内。因该房屋涉及拆迁事宜,拆迁方工作人员带领相关人员(包含大量社会闲杂人员)开了挖掘机到现场要对被告人徐某倩及家人居住的房屋处进行施工,因双方尚未达成拆迁协议,故本案另一被告人徐徐某当即表示拒绝并打电话报警,但派出所并未派警员到场。
后,双方发生冲突,拆迁方相关工作人员向被告人徐某倩等人丢石头并驾驶挖掘机抓被告人徐某倩之父徐某某、本案另一被告人徐徐某等,被告人徐某倩之前只是用照相机对现场情况进行拍照,后用石头扔向挖掘机,其行为只是因自己及家人的人身、财产正在受到不法侵害所实施的正当防卫行为,其目的只是为了阻止挖掘机伤害家人的安全,防止自家财产受到损毁,并没有要毁坏挖掘机的主观故意,事实上其行为也并未对挖掘机造成任何损毁。
   2、拆迁方人员在挖机燃烧后处置不当导致损失扩大
   被告人徐某倩只是出于制止挖掘机袭击家人、制止违法施工的目的向挖掘机扔了石头,并未实施任何能造成挖掘机燃烧的行为。在不知燃烧原因的情况下,出版集团挖掘机燃烧后,司机从驾驶室跑出,后出版集团工作人员都在叫好,表示挖掘机烧的好,这样被告人徐某倩等人都可以坐牢。后陆续跑掉,在此期间并无人拨打救火电话,且当庭询问被告人徐某倩,在工地的现场亦有水源,但在此情况下施工方人员亦无人救火,直至挖掘机烧毁。
经过审阅卷宗,提请审判长注意的是,消防车到达现场的时间距离挖掘机开始燃烧的时间相差很久,而据被告人徐某倩当庭陈述消防队距离其家的车程不超过15分钟。

二、被告人徐某倩在客观上没有实施具体的犯罪行为
   本案的案发现场,有被告人徐某倩、徐某倩之父徐某某、另一被告人徐徐某及出版集团100多名人员。拆迁方驾驶员驾驶挖掘机距离被告人徐某倩所居住房屋距离较近的地方作业。当时被告人徐某倩、另一被告人徐徐某正在房屋处,挖掘机司机驾驶挖掘机对着被告人徐某倩之父徐某某、本案另一被告人徐徐某抓,且作业的地点严重威胁到了被告人徐某倩家人的人身安全,在此情况下,被告人徐某倩为了阻止挖掘机继续施工作业,也仅仅用石头扔向挖掘机,并未实施燃烧挖掘机的行为,并未对挖掘机造成任何损失。公诉方提交的视听资料本身经过剪辑,其证据形式不合法,不能反映案发时的现场状况,且即便从该视听资料中,也无法确切判断出挖机的燃烧到底是因什么原因由何人的行为所引起。公诉方向法庭提交的其它证据均为证人证言,并无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被告人徐某倩的行为与挖掘机的燃烧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从以上几点可以证明被告人徐某倩的行为不具备犯罪构成的主观方面和客观方面的要件。

三、关于本案证据:
   对本案卷宗材料中被告人徐某倩的陈述、证人证言进行分析:
   1、被告人徐某倩在2013年1月25日的询问笔录(P1-P3)中自述,其在挖掘机对着其抓的情况下,开始在用相机拍照,后来用石头扔了挖掘机,并未烧毁挖掘机。
   2、于2012年3月29日对夏某某(挖掘机车主)的询问笔录中(P44-P46)自述在挖掘机被烧毁时其在现场,但表示并未看清楚是谁烧毁的挖掘机。
   3、于2012年3月29日所谓的对徐某英(被告人徐徐某之母)的询问笔录中(P70-P73),徐某英表述在挖掘机被烧之时其并不在现场,此与徐某横的证人证言明显有矛盾,且据徐某某陈述并未提及被告人徐某倩实施了烧毁挖掘机之行为。且该份笔录中并未有证人徐某英的签字,亦未注明该证人有拒绝签字的情形,故该份笔录不具有证据效力,不应作为证据向法庭提交。
   4、其他证人谭某某、熊某某、周某某、黄某某、叶某某、舒某某、王某某的证人证言中对于挖掘机是如何烧毁的并未有明确陈述。
综上,根据现有证人证言,证人之间的陈述相互矛盾,对于当时在场人员状况的描述、挖掘机燃烧过程均有不同的陈述。亦并未有确切证据证明被告人徐某倩燃烧了挖掘机,其行为与挖掘机的燃烧有明显的因果关系,实施了故意损坏公私财物的行为。
此外,在所有证据中,未有能够反映案发现场状况的重要物证,如金龙鱼油桶、火把残骸、挖机残骸、烟火残骸等。重要物证的缺失,导致本案根本不能构成完整的证据链。

四、关于损失鉴定问题

   公诉方没有提交任何证据来证明鉴定机构所鉴定的挖机与现场烧毁后的挖机为同一物,没有挖机残骸的物证,甚至没有挖机烧毁后的照片作为证据,因此,鉴定机构所做鉴定报告的证据效力,显然达不到法律规定的标准,不能作为证据予以使用。
此外,根据证人夏某某(所谓挖掘机车主)的证言显示其购买挖掘机的时间与价格均与公诉方向法庭提交的购车发票的价格与时间不符,明显其证人证言并不属实。而该证言更加印证了所谓鉴定报告的违法性和无效性。

五、本案未达到《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有罪判决的事实和证据要件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一)之规定: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有罪判决。但本案并未达到该条款所规定的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条件。
   1、在共同犯罪案件中,其他被告人的供述应与证明被告人有罪的证据相互印证,但本案中共同被告人徐徐某亦陈述被告人徐某倩在整个事件过程中一直在拍照,只是对挖掘机扔了石头,并未实施烧毁挖掘机之行为。
   2、在本案中,证人证言内容相互矛盾,对很多方面的陈述不一致,如对现场人员、挖掘机燃烧过程的陈述均不一,基本事实的陈述亦有许多与事实不同之处。
   3、在本案中除了言词证据以外,还应有其他形式的证据如物证与言词证据互相印证。
通过法庭调查、举证质证,本案并不具备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条件,现有证据反而表明被告人的行为明显属于正当防卫行为,并不构成犯罪。

关于所涉嫌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某区卫生院一案)

一、被告人徐某倩在主观上没有犯罪的故意

   1、本案的案发时间是2012年8月6日,被告人徐某倩之母亲及爱人自北京上访被政府工作人员截回并并强行带至某区卫生院,之后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为解救家人以恢复人身安全,并考虑到上述二人身体状况,先由被告人徐某倩的弟弟徐某名一人前往某区卫生院欲将二人救出,但未果。后被告人徐某倩与弟弟徐徐某到某区卫生院打算接二人回家,被告人徐某倩至某区卫生院的目的为接其母亲、爱人回家,并未携带任何武器,亦没有危害公共安全的主观故意。

二、被告人徐某倩在客观上没有实施具体的犯罪行为
本案的案发现场,有被告人徐某倩及徐徐某、政府相关工作人员等,徐某倩并未实施任何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亦没有携带任何公诉机关在起诉书中所述的自制爆炸物或刀具到现场。且根据检方提供的证人证言中陈述,当时开发区干部十余人及徐某倩母亲徐某英、爱人章某某待在楼梯口,而本案另一被告人徐徐某是朝他们的方向投放的爆炸物。试想,任何一个被告人想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也不会将爆炸物投放到有自己亲人站立的位置。
从以上几点可以证明被告人徐某倩的行为不具备犯罪构成的主观方面和客观方面的要件。

三、关于本案证据:
从本案卷宗材料中证人证言来分析:
   1、于2012年8月6日对周某某的询问笔录(P78-P80)中,周某某表述不清楚是谁扔的爆炸物,看不到大厅的情况,当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是随着同事一起跑出医院的,感觉是对方扔的爆炸物。
   2、于2012年8月6日对李某某的询问笔录(P81-P85),其表述只听到了大厅一声巨响,好像是徐某名点燃的自制汽油瓶,但没有看到汽油瓶就爆炸了。
   3、于2012年8月6日对刘某某的询问笔录(P87)中表述:听到很突然的一声巨响,立即跑出来看,发现好像是什么东西爆炸了,就在卫生间门口的走廊。当时我就在卫生间,但没看到是谁投放的。
   4、于2012年8月6日对徐某某的询问笔录(P99)中表述当时除了刘某某、徐某某、周某某等人外,还有卫生院的护士看见当时的情况。
   5、于2012年8月6日对徐某某的询问笔录(P101)中表述,由于害怕徐某英等人回家后又马上非法上访,所以不让徐某名将徐某英等人接走。
   6、于2012年8月6日对李某(卫生院护士)的询问笔录中(P111-P112)表述,事发当时开发区的干部有十多个人在场,并在医院守住徐某英等人不让他们离开,后来听到爆炸声音,但因躲在办公室内,不清楚是谁投放的。
其他证人证言中对于爆炸物是谁投放的均未有明确陈述。综合以上证人证言,不能证明系被告人徐某倩投放爆炸物或参与了投放爆炸物的行为。
   且根据某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作出的新公(刑)勘【2012】080020号“2012.8.6”某县某区医院爆炸案现场勘验检查笔录中事件发生于2012年8月6日下午14时,报警时间为2012年8月6日15时10分,勘验检查为15时45分。案发后医院工作人员已将楼梯口及挂号/收费室门前地面部分散落物打扫,故部分提取物并非原地提取。且在勘察现场时邀请两位见证人夏某某、徐某海现场见证,但在最后的现场检查人员签字处,指挥现场勘验的人员即某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并未签字确认,两位见证人亦未签字确认见证过程。
   此外,本案在侦查阶段,公安机关并未调取所谓的菜刀、鱼叉等重要物证,也未通过侦查实验的方式确认现场爆炸物的类型、含量、组成及配比,未确定爆炸物的爆炸力以验证其是否足以危害公共安全。
   综上,根据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被告人徐某倩实施了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安安全的行为,反而恰恰印证了是因为政府工作人员非法限制被告家人的人身自由,才引起被告前往案发现场对自己的家人进行解救。

四、本案未达到《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有罪判决的事实和证据要件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一)之规定: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有罪判决。但本案并未达到该条款所规定的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条件。
如果对被告人徐某倩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量刑的话,应该同时具备以下几个条件:
   1、证人证言对于被告人徐某倩是否实施了犯罪行为的表述应基本一致,而非出现大量矛盾,而本案的证人证言在现场人员、所携武器、现场状况等诸多方面存在大量相互冲突矛盾之处,且大量证人并非现场的目击证人。
   2、本案中除言词证据外,还应有其他形式的证据如物证与言词证据互相印证。而本案中,公诉方并未提交任何物证表明投放爆炸物的行为系被告人徐某倩所为。
通过法庭调查、举证质证,本案并不具备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条件。被告人徐某倩未实施任何犯罪行为,不构成犯罪。

关于所涉嫌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某区联富花园一案)

一、被告人徐某倩在主观上没有犯罪的故意

   1、本案的案发时间是2013年3月17日下午2点左右,被告人徐某倩的家人徐徐某购买了邹某某位于某区联富花园的一套房屋,因邹某某前夫付某某阻拦徐徐某装修上述房屋并断电,故被告人徐某倩到现场解决纠纷。但被告人至该小区后,付某某等人与被告人徐某倩等人发生冲突,因对方人数众多,被告人徐某倩与徐徐某打算离开,但付某某及亲属阻拦其离开,并用石头等硬物砸被告人徐某倩的车辆,由于路比较窄无法掉头,所以只能倒车。在此过程中,对方依旧袭击被告人徐某倩的车辆并导致被告人车辆毁坏玻璃被砸烂,被告人徐某倩倒车的目的只为能够离开,避免人身及财产遭受更大的损失,并没有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故意。
   2、案发当日,被告人徐某倩到现场只为解决问题,并不想与对方发生冲突。因对方人数众多,当对方人员用石头砸向被告人徐某倩车辆时,被告人徐某倩为了避免财产受到更大损失选择驾车离开并无伤害其他人的主观故意。


二、被告人徐某倩在客观上没有实施具体的犯罪行为
   本案的案发现场,有被告人徐某倩、徐徐某、对方人员、民警等。根据当时出警的警员出具的《出警经过》记录中显示,2013年3月17日13时59分警员及巡防员许文贤接到110指挥中心转警,其立刻赶到现场,被告人徐某倩驾车在其后赶到现场。到现场后双方发生了拉扯,且付家人认为被告人徐某倩是民警带到现场来发生冲突的,几名妇女将民警拉住,而后被告人徐某倩、徐徐某回到车里并将车门锁住,想倒车离开现场,但付家的人将被告人徐某倩的车辆围住,并用脚踢门,叫他们下车,而被告人徐某倩并未开门。后许多付家人冲到地上捡砖头朝车子砸去,车子的玻璃当场就被砸碎。根据现场民警的陈述,付家的人员众多并将其围住,可见民警当时已无法控制现场,在此情况下,被告人徐某倩倒车只是为了离开现场,且车速较慢,并没有加速冲向人群实施犯罪行为。
   另,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侵害的对象是不特定的人群,而根据本案证人证言来看,现场人员是特定的,即与被告人发生冲突的对方人员(付氏家族人员),并非不特定的人群。且根据被告人徐某倩表述,当时在现场的人除了自己还有家人徐徐某、母亲徐某英,且其开车离开现场时徐某英并不在车上,而是在车头前部,其不可能实施以驾车冲撞人群的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
从以上几点可以证明被告人徐某倩的行为不具备犯罪构成的主观方面和客观方面的要件。

三、对本案卷宗材料中被告人徐某倩的陈述、证人证言的分析:
   1、被告人徐某倩在2013年3月18日的询问笔录(P9-P10)中自述,因其弟因购买房屋装修问题与产权人前夫付某某发生纠纷,被告人徐某倩驾车前往解决问题。到现场后,看到很多人员在殴打徐徐某,待徐徐某逃脱后上车两人准备离开,因为路比较窄,无法掉头,所以才将车往后倒,在此过程中对方一直用石头砸车。
   2、于2013年3月18日对徐徐某的询问笔录(P26-P27)中表述,因房屋装修问题与付某某发生纠纷,后被告人徐某倩开车来到现场,因为对方人员要殴打他们所以两个人一起躲到车上。上车后,对方围住他们的车并用石头、铁棍将车子的前挡风玻璃、侧挡风玻璃还有大灯等砸破,因为围观的人很多,所以只得倒车逃跑。
   3、于2013年3月18日对邓坤的询问笔录(当时出警的民警,P167-P168)中表述,事发当天现场人很多,根本看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付家人很多是拖架的,被告人徐某倩两兄弟躲到车上并把车门锁上,有些付家的人就围着车边上,还用脚踢门,叫被告人徐某倩两人下车。
综上,根据现有证据,可以证实当时被告人徐某倩驾车离开并非实施以驾车冲撞人群的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只是想维护自身安全与财产安全,且因当时路面较窄无法掉头,故慢速倒车离开。

四、本案未达到《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有罪判决的事实和证据要件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一)之规定: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有罪判决。但本案并未达到该条款所规定的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条件。
如果对被告人徐某倩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量刑的话,应该同时具备以下几个条件:
   1、证人证言应能够证明被告人徐某倩实施了犯罪行为。
   2、本案中除言词证据外,还应有其他形式的证据与言词证据互相印证。而本案中,除了证人证言,未有任何其他证据证明被告人徐某倩实施了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而本案中所有证人均为对方人员,属于单一证据,其证言的真实性更值得怀疑。
   通过法庭调查、举证质证,本案并不具备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条件。被告人徐某倩未实施任何犯罪行为,不构成犯罪。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公诉人指控被告人徐某倩犯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均不能成立,应认定被告人徐某倩无罪并做出无罪判决。
   望合议庭依法公正判决,以上辩护意见请合议庭予以充分考虑!

辩护人: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律师  

随着文薪所律师强势介入,目前聂某、明某均已被取保候审。文薪律师将再接再厉,坚定不移地帮助被告人讨回公道